阎子

最近吃杰佣(大概是因为杰克像我对象嘎嘎),但其实还萌安雷,产粮还是有可能的了hiahia。日lof无所谓,大概会秒回(其实不会)。自割腿肉,希望吃的香嘿嘿~
亲友→超高校级的怂王(又怂又皮稳中带皮)是我的催更师(这个身份一点都不亲切啧啧)欸嘿嘿

【安雷】谁为猎人,谁为猎物(ABO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小学生文笔,慎入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是安雷真的不是雷安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这里一个正经安吹(是真安吹不是安黑!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极度ooc,bug众多,欢迎捉虫

     一股清甜的信息素弥漫在雷狮的身边。在离他不远处,被画满了涂鸦的墙上,倚着一个有着薄荷色眼眸的男人。
     男人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,好看的像中世纪时期的雕像。不过现在,雕像在微微喘息着,颤抖地歪着头,露出曲线优美的脖子,以及脖子上面的腺体。英气的眉毛撇在一起。他不住地掐着自己的胳膊,试图强迫自己克制住,可肩上的书包却还是讽刺地向下滑着。
   
      呵,安迷修。还是发情了的安迷修。
    
     雷狮挑了挑眉毛,眼里闪过兴奋的光,嘴角也勾起一个嚣张的弧度,像狮子突然发现了猎物一样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 事情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。
     安迷修是个老好人,一个洁身自好的Omega,这是毋庸置疑的,而且是整个学校不论那个年级的同学都同意的。
     可是最近莫名其妙老有人冲进安迷修的班级,揪着他的衣服,再撂下一堆挑衅的话。大体是叫安迷修安分点儿,别惹什么不该惹的事上身。
     安迷修对于这些人,持爱理不理,权当空气的态度,自己就压根没当回事。倒是一些被安迷修帮助过的小Omega学弟学妹们,偷偷记下这些人的长相和无意间透露的学校名,然后匿名报给教导主任处理。
     当然, 这些安迷修是不知道。
     不过有一句老话说的好,叫做“人算不如天算”。
     这不,今天在学校值日,耽搁了些许时间,太阳已经西移许多了。对于安迷修平时回家的时间来说,可以算是很晚了。虽然安迷修的母亲已不在人世,但安迷修坚持母亲的灵魂还在保佑着他,仍在回家后给母亲问候。当然,好孩子安迷修可不会想让母亲担心。
     于是安迷修就想要抄近道回家,结果被不知道哪波人扔的一瓶装满 Alpha信息素的罐子砸了个满怀,才有了现在这一幕。不过好在,他们大概都是一群Bate,只是有不知道从哪弄得Alpha信息素浓缩瓶,用来让安迷修出丑罢了,对安迷修半点兴趣都没有,所以安迷修也算是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 可是现在恐怕要再入狮口了。
     天边慢慢被落日染上暧昧的粉色,微风吹动着安迷修的刘海,也带着从他后颈处散发出来的信息素飘向雷狮。雷狮并不急着上前,还饶有兴趣的在墙拐角处扯着他的头巾玩。毕竟,狮子总是很享受猎物挣扎的过程。
    
     看样子,安迷修还没发现我。
    
     雷狮恶劣地想,觉得自己不往安迷修身上浇点油,那还真是妄对自己一贯的作风,也白瞎了安迷修的信息素。
     戏谑的光芒在雷狮眼里跳跃,他不动声色地放出自己的信息素,与空气中安迷修的栀子花茶味纠缠在一起。眼尖的雷狮看见安迷修的下颚瞬间紧绷起来,连喘息声也急促了几分。
   
      这就对了嘛,安迷修。
    
     雷狮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虎牙,踱着步子向安迷修走去,似乎一点都不怕安迷修知道给他火上浇油的人是自己。
     安迷修蹲下,蜷起身子,快要控制不住发软的双腿。碧绿的眼睛却盯着来人,像是马上要喷出火一样。
     “雷狮,又是你。难道看我出丑很好玩吗?”安迷修眼里暗划过鄙夷的光。
     雷狮敏捷地捕捉到这堪堪略过的一缕光。暗道,这人大概是把我当成指使那些乱扔信息素瓶子的人了。
     果不其然,安迷修咬牙切齿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雷狮,你就这么讨厌我,想看我发情吗?”说完,安迷修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一点都不符合他气质的笑。他冷笑着,嘲讽自己道,“呵,我安迷修还真是不招人待见啊。”
     雷狮像听见什么笑话一样,瞬间爆发出一阵大笑,“哈哈哈,安迷修,你不招待见?这还真是我听见最好笑的事了!”雷狮扶着笑疼的肚子,好不容易站直身子,又道,“万人迷安迷修,那些小Omega们,可是很喜欢你的,要不是你也是个Omega,我估计你早就被他们拐上床了。”
     安迷修的脸因着雷狮的话变得通红,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。
     他反驳道,“雷狮你闭嘴!讽刺我就算了,别扯上其他无辜的同学。”
     雷狮抱着臂,向安迷修又逼近几分,“安迷修,你家在哪。”
     安迷修愣了一下,警惕地看着雷狮,“你要干什么!”
     一个坏笑出现在雷狮脸上,雷狮挑着眼尾,仰着头俯视安迷修,带着些戏谑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视安迷修,“哦,安迷修,怎么,怕我趁人之危吗?”
     “难道你不是吗?!”
     “那你现在有比回家更好的选择吗,嗯?安,迷,修。”
     雷狮看着安迷修咬紧后槽牙,从牙缝挤出来一个他意料之中的回答。
     “好。”

*大概这会是我这个月最后的更新啦hiahia,不是长篇(开不起开不起),估计是小甜饼(车)。然后催一下亲友的更 @超高校级的怂王 ,我要咕咕咕啦(不过应该没人会希望我回来嘎)。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11)

       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   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 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 杰克沉默地坐着,其实谁也不知道这货心里快笑成疯子了。
     哦老天,我的小奈布是珍宝~hiahia~我的小奈布真可爱~
     杰克内心仰天大笑着,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,但看在奈布眼里,却是杰克不愿意帮他,所以很为难的表现。
     随着时间的流逝,奈布眼里希冀的光慢慢暗了。
     是啊,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一点一点,教自己做一个“人”呢?又耗时又费力,而且自己还不会是一个很好的学生。奈布失落地想着,毕竟自己也愿意教聪明的孩子,因为很有成就感啊!

——我又不能带给杰克成就感。

     奈布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放弃这个提议好了。朋友少就少吧,但都是好人不是吗?想到这里,奈布又腹诽着自己:等等!奈布·萨贝达你醒醒!那个大猪蹄子才不是什么好人啊喂!
     奈布摇了摇自己面前的酒瓶,确定没有了之后,才鼓足勇气,再次开口道,“杰克,我……”
     “小奈布~可以啊~”
     奈布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睛,张了张嘴,有些结结巴巴地重复着杰克的话,“可……可以?”
     “对啊。”坐在对面的男人才想起自己的清酒,听到奈布这么问,更有些诧异,难以自制地看着他,“诶,不可以吗?小奈布,难道你要反悔吗?”
     “啊!并不是!嗯……我就是没想到你会答应。”奈布经过大起大落,舒了一口气,总算是把心放回肚子里去了,连一直纠结杰克喊的“小奈布”这下都不管了。
     “那么,小奈布,该我提问了。”杰克皱起好看的眉毛,问到:“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学这个了?”还是找的我。杰克没好意思问出后半句。
     奈布在他对面笑了笑,透过杰克看向虚空,弯了弯嘴角,眼里突然爆发出向往的光,像淬满了星星的夜空一样闪耀。
     “我啊,想要有朋友,特别多特别多的朋友;想被人需要,看着其他人因为我而微笑;想活得自由,放肆的、不再小心翼翼地活着。也期待自己能够被接纳,期待……”

——期待能被爱着。

     最后一句奈布没有说出来。他不敢也不能说出来。但奈布就是近乎执拗的觉得,杰克一定可以知道他想的什么。
     奈布说完,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,于是便快速低下头,不由得有些懊悔刚刚的冲动。
     一片黑影突然笼罩着奈布,出乎奈布意料,一只手把奈布习惯性戴上的兜帽摘了下来,然后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     是杰克。奈布有些愣然。
     没有平时的剑拔弩张,也没有冷言冷语。奈布抬起头,只看见头顶的灯光从杰克的鬓隙间穿过,将他整个人染成璀璨的鎏金色。
     这个绅士抱了抱奈布,凑到他耳朵边,郑重并且虔诚地说:“我知道,我理解你,奈布。这不是你的错,恰恰相反,这才是你的难能可贵之处。”说到这儿,杰克无奈地笑了笑,“奈布·萨贝达,那可是我见过最坚强的,有着自己的骄傲的男人。”

咚——咚——

     是谁的心在跳动?
     奈布想了许多种可能,杰克会怎样看待他?是嗤笑嘲讽,是同情怜悯,亦或是不屑一顾?
     最后,杰克用一个拥抱给了他答案。杰克给了他理解,和无可厚非的包容。最重要的是,给予了他平等。
     这是奈布没有想到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题外话:
     我并不觉得奈布特别坚强(虽然他的确挺顽强的),因为奈布是普通人啊,他顶多只是不善交际罢了。但他也是活生生的人,有血有肉,有一颗跳动的鲜活的心脏,有自己的情感。他会哭,也会突然变得软弱,也会想要寻求帮助,内心也会摇摆不定。
     如同我们一样。既希望着自己承受一切苦难,又渴望着有人向自己伸出援手。这不就是生活吗?

小剧场②
杰克:所以我努力(你确定?)了这么久还不就是抱一抱就好了嘛!
奈布: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!我真是看错你了!(眼神示意作者)
作者:(收到奈布示意)那大猪蹄子你就继续努力好了,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奈布轻易跟你的~
奈布:……(喂!我不是这个意思啊)
杰克:作者大人你这样小奈布会不开心的~
作者:诶?那拖出去斩了?小奈布这下可以了吧?
奈布:额,还是算了吧……(总算发现这两个在坑我让我打消念头)
作者和杰克:(互相击掌)Yes,计划通!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10)

       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   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 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 杰克和奈布走进小隔间里时,老板也跟进来询问要什么酒。难得的,二人都纷纷沉默。
     老板见状,明白二人主要目的并不是喝酒唠嗑,便了然地退出去了,临走时还贴心地把小隔间的帘子放下来,又吩咐服务生除了待会上两瓶清酒以外,都不要打扰这个隔间里的人。
     小隔间里面一片沉默。杰克从没有这样面对过他的小奈布,不禁有些紧张。
     “额,杰克……”
     “奈布。”
     同时出声,二人皆是一愣。杰克抿抿嘴,抬手示意奈布先说。
     奈布吸了口气,估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才开口道:“杰克,我,奈布·萨贝达,是不是特别孤僻。并且很不善于交际,对吗。”看似是一个问句,但奈布却带上了肯定的口吻。
     杰克歪着脑袋想了想,说实话,奈布大概除了我和玛尔塔,还有里奥,还真没有什么朋友了。额,这里还要包括每次打完架之后帮忙处理伤口的慈(xiong)祥(can)的艾米丽小姐姐吧。这么说来,奈布交际圈就四个人,确实有点……那啥,孤单冷清。
     想到这儿,杰克张了张嘴,又觉得这样有些不妥,于是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于是,奈布整个人突然间跟泄了气的气球一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了下去。
     “那么,杰克。”奈布抬起头,近乎恳求地请求道:“杰克,你……挺受欢迎的,能不能,嗯……能不能教教我,怎样才能和大家好好相处。我不想再被我的学生们畏惧了。我能感觉到,他们其实都挺怕我的。哪怕我教的再好,再用心,再努力微笑,也还是无济于事。”
     奈布端起刚刚送进来的清酒,倒了一杯,一口干了后,才酝酿着继续说道:“我想帮助他们。杰克,这不仅是我的职业,也是一种能让我感到最深的欣慰和莫大的愉悦的方式。可是……可是我真的很难做到。”奈布又灌了一口酒,嘶哑地向他对面的男人求助:“帮帮我……杰克,帮帮我!”
     杰克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奈布。
     初中时,奈布被不良围堵,第二天带着伤报了散打班。在初中毕业后,把当初围他的那几个人送他的伤给揍了回去。
     高中时被同桌诬蔑偷东西,第二天就将好不容易从校长那里借来的录像甩在了他脸上。
     大学时有男生女生嘲笑奈布发育不良,就应该滚回小学再读几年,奈布在一个月后的大考中,用成绩和一等奖学金以及一根中指成功地让他们闭了嘴。
     那些时候,杰克知道,肆虐在奈布·萨贝达眼眸中的,只有倔强和坚毅。可现在,这个骄傲的男人,却为了像个正常人一样交际,沉默地哭了。
     一时间 ,两个人都各怀心思,小隔间里又陷入了无声的氛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小剧场①
杰克:我要谈恋爱!
奈布:滚蛋。
杰克:我要小奈布!
奈布:(翻白眼)这不是恋爱番。
杰克:我要开车!
作者:好!
奈布:(默默捂脸走开)我不认识你们……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9)

       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   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 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  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,杰克悄咪咪地溜到奈布班级的窗户底下,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。可是左看右看,杰克都觉得奈布没什么不一样的。
     除了走神了五次,对着他的学生笑了四次,拿错笔三次,自己把自己绊倒两次以外。
     奈布笑了!奈布对学生笑了!
     一大只杰·八岁·克表示自己不开心,并且是非常不开心,但是又碍于没有什么立场,于是只好窝在教室门口的墙角角,委屈巴巴地在地上画圈圈,活像一只被遗弃的大型犬,丝毫不顾自己平时的包袱和人设掉了一地。
     奈布上完课,“下课”的尾音还在空中盘旋着,刚一推开教室门,就被门口这一大坨人性蘑菇吓住了,猛的往后跳了一大截,这样的结果就是被教室门口的门槛绊倒了,整个人向后倒去。
     杰克愣愣地看着奈布向后倒,半晌才回过神来。但是已经晚了,杰克的手还伸在半空中,奈布就已经跌坐在地上。教室的学生还没走,见此情景,纷纷上前询问自己的老师有无大碍。
     奈布“嘶”了一声,拍了拍手,从地上站起来后便急忙招呼学生们回家,并且一遍遍承诺自己没什么事。
     见所有学生消失在电梯里,奈布转身看向还沉浸在自己过错的杰克,破天荒的没和杰克吵架,也没冲杰克比中指。
     难得看见这么安静的奈布,杰克虽然表示挺开心的,但终于还是察觉到了奈布的情绪不对劲。
     “杰克,陪我去隔壁喝一杯吧。”奈布走到离杰克还有一臂距离的地方便停下,直直地看着他,“我……有点事想和你说。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     杰克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炸得体无完肤,头顶上瞬间开满了小花花。
     可是奈布找我又不一定是……万一他是真的有事呢?我都还不知道小奈布是直的还是弯的啊!想到这儿的杰克犹如一盆冷水浇满了全身一样打了个寒战,一腔热情全被熄灭了。

     里奥当初给培训机构选址,本想营造一个好氛围而看上了这里,结果隔壁的书屋没两周就倒了,而且新开了家酒吧。里奥痛心疾首,直呼自己真是上辈子放火烧山,这辈子就倒大霉了。但这酒吧可算是便宜杰克和奈布了,两人没事时还会去喝几杯,虽然最后经常是喝高了,然后一个拍桌子一个踩椅子地在酒吧瞎折腾。弄到最后和酒吧老板混熟了,老板便每次腾一个小隔间给这俩,防止自己的小酒吧惨遭毒手。
     为此,老板没少和里奥抱怨,最后结果就是这两个人兮兮相惜,互相倒苦水。



咔咔咔总算把上周的补上了,这里再强推一下我的亲友 @超高校级的怂王 ⬅这是一只敲可爱的小孩子(是的我更这么快就是她的功劳)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8)

       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   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 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  杰克喜欢奈布,这事可谓是天知地知杰克知,唯有奈布不知晓。
    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的,杰克也不清楚。细数两人从初中斗到大学,吵嘴打架的次数数不胜数,为此闹到教导处都是家常便饭。可杰克却硬生生从中尝到了恋爱的滋味,想明白理清楚之后,杰克也就不在乎弯还是直了,决定接受了这个感情。
     奈布有个姐姐,比他俩大一级。姐姐是玛尔塔,不是亲的也不是表的,是认的。虽然说对杰克不是那么感冒,但是对自家弟弟奈布,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。
     后来得知大(大)众(猪)情(蹄)人(子)杰克不找女朋友是喜欢上了自家的小白菜,激动地差点去放鞭炮。这就不算什么了,关键是玛尔塔头一次给予了杰克很高的评价,“老天开眼,杰克你审美观念和三观总算是在日本岛沉没之前正了。”
     所以,顺其自然的,玛尔塔答应杰克会帮忙提供情报以及出谋划策,并且一直“潜伏”在奈布身边。

     杰克耐心的等待着电话接通,结果刚开口,一个“喂”还没说完,就遭到了轰炸。
     “杰克!你是不是又惹我家小白菜了!”玛尔塔气得直哆嗦,就等着杰克这兔崽子给自己打电话,结果说曹操曹操到。
     杰克在电话这边被吓了一大跳,“哪里有!我舍得惹他吗?诶等等,小奈布怎么了?”
     玛尔塔也有些疑惑,“可昨天我家小白菜一天都是低气压,抱着我的黑啤和朗姆酒喝了一下午。”
     杰克一听,立马就想挂电话,然后飞到奈布面前,以他为圆心360°旋转查看一圈,看有没有缺零件少弦。
     玛尔塔表示理解他的心情,但还是在杰克扔手机的前一秒喊住他,“杰克你等等啊!”
     “又怎么了,亲爱的玛尔塔大姐。”
     玛尔塔透着电话线都可以听出杰克极力隐藏的咬牙切齿的语气,和他“刺啦刺啦”的咬牙声。于是玛尔塔本着“反正杰克这大猪蹄子又看不见”的思想,在电话这头翻了十三个白眼后,才不急不慢的建议道:“你不要老和奈布吵架,静静地陪着他,恰到好处的给予他帮助,这就叫‘潜移默化’。”
     总算给了点正常的建议。杰克气鼓鼓地想。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7)

    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 奈布望着自己伸出的两个指头,真心想用脑袋砸墙,然后穿越回去重来一把。杰·人生赢家·克炫耀地打了个响指,然后看向在角落缩着的小姑娘,诧异地挑了挑眉,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     奈布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瞬间明白这小姑娘是想错了,以为自己要和杰克动手,便立马放下铅笔,急忙解释道:“我和杰克没有打架的意思,毕竟我可是文明人,君子动口不动手。”
      “所以,小奈布,这就是你上次输了后咬我的理由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你闭嘴!”
     杰克不耐烦地哼哼几声表示自己知道了,然后在奈布的身后又挑衅地比了比中指。 这么一闹腾,时间就过去大半,奈布撸起袖子看了看表,发现自己的课的时间快到了,已经陆陆续续有学生从电梯出来。也幸亏三个人手脚麻利,迅速清理了战场,才没有让来的同学看出什么。
     奈布带着上自己课的小姑娘走向教室,路过杰克时理所当然地翻了个白眼,丝毫不理会人家小姑娘在他们的战场中央已经快崩溃了。
      “砰”
     一道比往常要大一些的关门声响起。杰克看着因奈布赌气而被虐待的门,有些垂头丧气。
      明明自己是想示好,可为什么几乎每次都弄成这样。想刷个存在感怎么这么难啊!
     杰克烦躁得很,连一贯坚持的绅士风度都不要了,粗鲁的拨弄自己的头发,像是誓要把它打造成“最美鸡窝”,最好拿个奖回来一样,肉眼可见的怨气在他身上浮现。
      再一次揉了一把头发,杰克跺了跺脚,好像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,连忙跑去自己的办公室翻出手机,犹豫了一下,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。


@超高校级的怂王 我更新了!看我多乖!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6)

    *沙雕文笔
    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
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
     今天是假期的第十六天,昨天刚下过小雨,但今天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炽热。我蔫啦吧唧地坐在树荫下的椅子。
     对亏我亲爱的老妈,将我的上课时间两点硬生生记成了十二点。然后任性地把我拉来,却在得知真相时溜之大吉。
     我坐在椅子上,揪着不知名的小野花,打算算一卦,花瓣是单数我就自己回家,是双数就直接上楼等着。
     最后一片落在我脚下,答案显而易见。
     我兀自叹了口气,向大厦电梯走去。看着鲜红的数字慢慢变到我想要到的楼层,电梯门逐渐打开,我刚迈出一只脚,一只铅笔就向电梯飞来。
我猛地蹲下,躲过了一劫,却没想到铅笔后面还有一把尺子。
     “啪叽”,尺子正中我的额头。接着迎面就跑来两个人,其中一个是熟人,我的老师。另一个男人和他一般年纪,却比我的老师高了一大截。
     “奈布.萨贝达,你看你干的好事,人家还是个小姑娘!”
     “你也不看看是谁扔的东西造成的!”我的老师吼道。
     另外的那个男人气愤地眨了眨眼,但还是不情不愿的暂时认同了这个说法,走过来把我扶起来,还不断嘟囔着,“哦,老天,萨贝达那个没有绅士风度的男人,我是怎么认识他的……”
     我纠结了一下,还是决定为我的老师辩护一下,“萨贝达老师还是很不错的一个人。”听到我这么说,我的老师得意地扬扬眉,幸灾乐祸的对我面前的男人道:“杰克,你的皮相不管用了吧,我就说不是所有女生都会喜欢你。”
     被唤杰克的男人又捡起刚刚飞过来的尺子,朝着墙边的角落冲我抬了抬下巴,意思是让我先去躲躲,然后认真地看着我的老师并举起尺子。
     “一局定胜负怎么样,小奈布~”
     “首先我同意这个决定,但是你把称呼给我换了,伪绅士!”
     两个人中间弥漫出火药味,时不时还冒出火花,不甘示弱的相互碰撞着。我有点心虚,刚想劝劝二人,就瞥见他们互相冲向对方。我用手捂住眼睛,但是耳朵却捂不住啊。
     本以为会听见令人牙酸的摩擦声,结果却听见两人默契地大喊,“石头剪刀布!”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5)

    *沙雕文笔
    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
    *私设众多(比如里奥两岁女儿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我吓的猛地坐直身子,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。我身下的椅子因为我粗鲁的动作,与地面摩擦划出刺啦的难听声音。
我身后的人转到我桌子旁边,手指轻轻点了点我的画纸。我心里咯噔一声,那是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完了。

     我以为我会迎来每个老师都会的――严厉的呵斥,而有些羞愧地低下头时,我的老师却出乎意料地缓缓蹲下,蹲到我的视线以下,静静地注视我,竟有些窘迫地揪了揪他暖橘色的头发,问道:“是我讲的太快了吗?”
     我愣住了,有一瞬间我竟觉得我的老师有一点……可爱?
     大概是他温暖的发色给我的错觉吧。我自暴自弃地想。
      “奈布.萨贝达,我的名字。”我的老师看着我说道,“你只要记住注意这里的明暗,还有……”
他拿笔在我的纸上摹画着,耐心地给我讲解要领,温柔的嗓音只会让人觉得他是邻家的哥哥。
     没过多久,见我明白一些,就继续在班里转。一些学生可能也被他之前的模样吓到了,这会儿都纷纷举手提问,倒是我的老师显得手忙脚乱了。

     以上是我上第一堂课的感觉,感觉我会有一个可靠又和善的老师,我母亲总算是没坑我。

     结果第二节素描课,我就被记错了时间的母亲早早抛在了培训班。不过,也有幸见到了我的老师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
     那真是……令人终身难忘啊!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4)

    *沙雕文笔
    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
    *私设众多(比如里奥两岁女儿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
     今天是假期的第十四天,天气晴,但有微风,热浪一般铺面而来,炽热得好似要融化空气。而我,一个今年好不容易毕业的初三党,虽说算不上三好学生,但好歹也是一枚五好青年,却被母亲残忍地扔进培训班。
     据说所长是母亲的学弟,老师也是她学校的毕业生。
     好吧,她原话是这样的,“我们学校的学生,当然靠得住,起码不像其他不熟悉的培训班一样,对吧?你不是一直说要学美术吗?那就去吧。”
     唉,我真是越听越像是她在夸自己。算了,反正到哪儿学都一样。
     好吧,以上是我没上课的第一念头。
     早上第一节是素描,一个不太高的瘦小……额,哥哥?给我上的课。看起来很年轻,估计是大学生实习吧。我再一次对我妈对于她大学的执念感到无奈。毕竟换个人都不会愿意让大学生教吧。
     我兴致缺缺,半点儿听课的心思都没有,心老早就被窗外的麻雀叼走了。老师讲的理论知识在我脑中真是半点不留,说出的每一个字我都能听懂,但合起来变成句子,就全部呼啦啦从左耳进,又从右耳出来。
     见到讲台上的那个人要下来,我才不慌不忙地装作认真听讲,笔尖在纸上戳戳点点,又用橡皮擦掉,半晌还是空白纸一张,一点笔记或者绘画的痕迹都没有。
     “我演示一下静物画,就用桌子上的苹果好了,你们自己画正方体找找感觉,注意我刚刚讲的就行。”
     低沉的声音传来,我有些心虚地抬起头,猛地撞进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中。
像伦敦阴霾的天空,全是淬满了刀尖的锋利。就像……就像林中的孤狼一般,高傲地注视着一切。
我缩了一下,忙低下头,喉咙一动,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。
     那是捕食者的眼神。
     我又偷偷抬眼,见他视线转向别处才松了口气。
刚才没听,周围人的纸上或多或少出现了雏形,可我一丁点都画不出。我捏了把手中的汗,正祈祷我的老师不要过来,就听见我的背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。
     “你还不画吗?”

*“我”是路人角色,只是想试试第一人称描写。
*相信我奈布杰克不会有什么隐藏身份(这只是一篇沙雕文)
*心理动作描写只是为了发(cou)展(zi)剧(shu)情
*写来玩玩,不要认真看就行:-D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3)

   *沙雕文笔
   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
   *私设众多(比如里奥两岁女儿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终于,熬过了三年,大学终于把他俩给送出去了,教导主任就差没拿啦啦球欢呼了,倒是新来的大一新生不乐意了,本来就是追着奈布.萨贝达和杰克来的,没想到两位传奇早滚蛋了,结果那届新生竟是不论男女,意见出奇的一致,上千人联名上书教导主任,差点儿把人老人家给气出毛病来。 
     最后总算是平息了,而已被里奥拐骗来的俩人除了齐齐地打了个喷嚏,什么都不知道,倒是为自己的工资把里奥那里又闹了个遍,谁也不服工资一样。别多想,杰克和奈布绝对不会有为对方着想的心思,起码现在,此时此刻,没有一丝或一丁点儿认为对方有优点。他们倒是都怀揣着同一种思想,“为什么我要和他一样!”
     里奥没办法,无奈地劝杰克,“你这么对人家奈布干嘛,你不是老说自己有绅士风度吗?”
     杰克却悠闲地翘着二郎腿,斜靠在沙发背上,    双手交叉搭在腿上,露出一贯迷人的微笑:“我也想啊,可小奈布不理我啊。”转过头却暗戳戳想,我才不要对那个没有情调的豆芽菜绅士。
     “您老能不能尝试不叫小奈布?”
     “为什么啊!多可爱多适合他的名字啊!”
     “。。。行,再见!”
     里奥气鼓鼓地走了,当然还不忘锤杰克一顿。
     后来里奥又锲而不舍地约奈布,苦口婆心道:“萨贝达学弟,你能否和杰克尽量好好相处呢?”
奈布紧了紧放在桌子上的手,垂下头认真思考了片刻,眼里突然闪着坚定的光,里奥都觉得自己要成功说服他了,正要欣喜地欢呼,结果从奈布嘴里蹦出两个字,“不行。”
     里奥一下子摊在桌子上,“。。。你和杰克还真是就这点儿像。”
     “不不不您错了,我发誓,我和那个自大,骄傲,愚蠢,没风度的伪绅士可一点都不像。”奈布认认真真地伸出三个指头指天。
     行吧我不管你俩这破事了。里奥颓废的想,现在只求他们上课别打起来就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