阎某人

最近吃杰佣(大概是因为杰克像我对象嘎嘎),但其实还萌安雷,产粮还是有可能的了hiahia。日lof无所谓,大概会秒回(其实不会)。自割腿肉,希望吃的香嘿嘿~
亲友→超高校级的怂王(又怂又皮稳中带皮)是我的催更师(这个身份一点都不亲切啧啧)欸嘿嘿

新入了RWBY的坑,被鸦叔迷的要死要活(这个男人的表情包怎么这么多啊我一集就能截好几个)

然后交一点党费↑↑↑↑↑↑↑

不行不行我要向全世界安利这个男人!他怎么这么可爱(又可以变人又可以变乌鸦不好吗)

好了,哪怕这个番是冷番我也要追定了。
最主要是RWBY的细节简直好评,第四季里有一段是Raven穿高跟走路,走过地毯和木地板的声音都不一样,太棒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!

【安雷】根号三

安迷修×雷狮

是迟到的新年祝福*٩(๑´∀`๑)ง*
是安雷的双向暗恋 (/∇\*)。o○♡
是雷总喵化嘎嘎嘎\(*ΦωΦ)ノ
是安哥又一次懵逼(°ー°〃)
是不开车的小短篇❥(ゝω・✿ฺ)
是不加刀子的小甜饼~( づ ωど)
(等等为什么我最近画风怎么奇怪)
咳咳算了,正文↓↓↓↓↓↓

时钟的指针滑向八点,浓重的黑夜早已降临。新的一年终于到来,但时光让第一天都如此短暂。
街道上弥漫着大红色喜庆的氛围,纵然明天就要收假,但还是不能熄灭人们激动的心情。虽是已临夜晚,但在黑幕下,还是如此喧闹。而街道两旁的树上,也应景的挂起散发节日气息的红灯笼。

可这些都和安迷修无关。

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,“但热闹是它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”
安迷修单身二十年了,别说身旁有小姑娘,就是和他玩得来的哥们儿都挺少。唯一喜欢他的两个小女生,还因为聊得来,熟了之后成了闺蜜。想到这些陈年旧事,再想想现在,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忧是喜。
不过安迷修不在乎了,他有喜欢的人。

“亲爱的,我要那个嘛!”
“大晚上吃糖不好。”
“可我就想吃棉花糖!”
“好吧好吧,那就这一次啊。”
一对小情侣从安迷修身旁经过,女孩笑靥如花,开心的拿着棉花糖,她身旁的男友也幸福的看着她。
安迷修控制不住自己不回头看。

那一幕多么……温馨啊,要是和……

安迷修不敢想象。他攥了攥手中的购物袋,兀自叹了一口气,迈开腿朝家的方向走去。身后那团白气和那个刻在安迷修心里的名字,一起消失在冬日的寒风中。
“雷狮……”

安迷修和雷狮自高中开始,不知何事就结成了冤家。不是欢喜,是真冤家,见了面就打的那种。
安迷修倒是好好的,本本分分做他的好学生,可架不住校园小霸王雷大少爷一次又一次的挑衅和捣乱。
那会儿都是中二的年龄,安迷修秉持正义,自诩“最后的骑士”,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雷狮听见了,然后次次都喊安迷修“傻逼骑士”。
再比如某日安迷修的课本丢失了,不用说,不是在四楼女厕所的墙角堆着,就是在三楼那个雷狮的“秘密基地”的某个不知名的犄角旮旯那儿生虫子。
当然,最后的结果总是威风凛凛号称“无恶不作”的雷狮小霸王被安迷修揪着耳朵扔到了学校教导处里。

安迷修停止那些多少年前的回忆,扯着嘴角无声地笑了笑,又自嘲般的叹了口气。那些同窗的日子,现在却徒留下折磨。

不知不觉,安迷修已然到了家门口。
安迷修觉得,自己奋斗这么多年最大的成就不是签了多少个单子,而是眼前这座房子。
房子不是很贵,安迷修还贷款只用了两年。这座房子还附带一个小巧的院子,起码放张桌子和一把椅子,再种些安迷修喜欢的鸢尾花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安迷修不知道这房子前主人是谁,那时候他正愁找不到合适的房子,不知道怎么的,一条短信就出现在他手机上。
短信上是一个地址,一则卖房通知,还有一个卡号,署名是“R先生”。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信息。安迷修倒是不怕被拐骗啥的,原来和雷狮斗智斗勇时候练就的功夫没忘,不说把罪犯扭到派出所,但逃还是能逃的。
然后,安迷修就有了这座房子。

安迷修选了几个轻的袋子叼在嘴里,剩下的换到一只手上,右手从口袋深处钩出一串钥匙,轻巧巧戳进锁眼里。

“喵……喵喵……”

安迷修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,朝声源处看去。
一只毛色油光锃亮的小黑猫正扒着装它的盒子的边沿,可怜兮兮地看着安迷修,又叫了一声。
“喵!”
安迷修又转过头继续开锁,没几下,他整个身影就没入房子中。
小黑猫眨巴眨巴那双罕见的紫眼睛,委屈地把爪子在盒子上磨了磨。没有指甲的小猫爪,对盒子构成不了伤害,只有一些闷闷的声响发出。
小黑猫在盒子里原地转了转圈,发现更没意思,就缩成一团,打算就此睡过去。突然一只手把它托了起来。
小黑猫吓得抖了一下,回头就看见安迷修幸福地看着自己。
“这下就有人……额,有生物陪我啦!”安迷修瞅了瞅盒子上的“求收养”三个大字,自顾自的点了点头。将盒子整齐堆到院子的门口,安迷修抱着他刚刚捡回来的小黑猫进了屋。

我叫雷狮,雷狮的雷,雷狮的狮,是你雷大爷。
至于怎么变得猫,我也不清楚,反正睡一觉起来就变成这样。不过还好,没有在新年里应景地把我变成猪。
不过帕洛斯这个坏家伙,撺掇佩利,趁卡米尔出门买蛋糕的空当,要把我打包送给安迷修。
靠,我平时表现的很明显吗?明明收敛了好多。
雷喵表示养大的孩子不知道疼爹,“一群臭没良心的。”
尤其是卡米尔回来时看见他大哥扒着门向自己弟弟求助时,这个了解了情况的哥控表示为了自家大哥的幸福,当机立断就支持帕洛斯的行为,连蛋糕都不要了,胡乱放在一旁,就大义凛然地开始卸雷狮的爪子……呸,雷狮的手。
阿西吧,弟弟真不值钱。回头就扣光卡米尔的甜食。
雷狮被捂在盒子里时愤愤地想着。
当然,被送到安迷修家里,看着安迷修冲着我傻笑,貌似……还是不错的。

雷狮在安迷修家门口等啊等,看着这栋熟悉的房子,高兴地在盒子里打滚。直到看见远处树后面躲着的卡帕佩三人冲他比手势,雷狮才注意到安迷修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视线里,正向这边逼近。
雷狮咽了口吐沫,发现安迷修在门前发呆,纠结了半天,终于在安迷修进门前一刻,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,又不放心,怕安迷修这傻逼骑士没听见,又喊了大一点的一声。
结果昔日里嚣张跋扈的声线没出现,倒是出来两声软糯糯的猫叫。

“喵……喵喵……”

靠,为什么我会猫叫!
雷狮内心是崩溃的,再看看树后那三人,个个笑的像是踩了电线似的。
雷狮羞耻地转头,却看见安迷修往这边瞥了一眼后,仍继续开门,不由得心中一阵怒火熊熊燃起。
艹,安迷修这蠢货不是一直想要猫嘛,咋走了。
雷小霸王表示自己的魅力收到了鄙视,难过地在盒子里转圈圈,只等着被自家弟弟接回去。谁知刚刚躺下,视野就突然抬高,雷狮瞪着两只紫眼睛,看着两手空空的安迷修,才反应过来那人刚刚只是去放东西了。再一想自己刚刚的怨妇心理,虽然安迷修不知道,但还是让雷狮把头快速埋进安迷修的怀里。

安迷修把小黑猫带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给它起名字。一猫一人大眼瞪小眼,“小猫啊小猫,你想要叫什么名字啊?”
我叫你雷大爷!
“喵!”
安迷修惊奇地扬了扬刘海,刚刚小黑猫好像回答自己了诶。

好幸福……

雷狮见安迷修一脸花痴样,就把安迷修的心思猜个八九不离十。他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跳下去,伸伸胳膊踢踢腿,在屋里转悠了两圈,就坐在浴室门口不动了,还伸出小肉爪指了指,冲安迷修歪了歪头,又是一声,“喵!”
安迷修顾不得回味小黑猫刚刚的歪头杀,连忙跑过来,小心翼翼地把它捧起来,有些不确定地问:“你要……洗澡?”
在看到怀里的小猫点了点头之后,安迷修真是怀疑自己捡回来了只猫精。
不是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吗?

结果安迷修这个不知道在哪儿看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常识的人,在放好水后,毅然脱下了自己的衣服。
雷狮正想自力更生爬进浴缸,听见背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回头一看,安迷修两眼毛精光,浑身上下就剩条底裤。
我估计要不是我第一天来,这傻逼骑士能裸着进来。
雷狮扶了扶额,实则是庆幸自己现在毛是黑的,看不出脸红。
安迷修跳进水里,抖着手把雷狮抱起来,往浴缸方向移动。
不过想象中恐怖的猫怕水现象没出现,只有一团毛茸茸的黑球安安静静地趴在安迷修的肚子上。
目光随着那一小团黑,安迷修眼里冒出惊讶的光,而后又骄傲地弯了弯嘴角。觉得这只小黑猫绝对不寻常。
说不定真的是成精了呢!
将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抹去,安迷修静静地看着那双紫眼睛,越看越觉得像是某只大猫猫。
估计雷狮要是变成猫,估计也是不怕水不怕火胆子大到能上天的一只。
侧过头想了想,安迷修摸摸小黑猫的背,和它商量到,“小猫啊,Ray ……我能不能叫你Ray?”说完,安迷修心虚地眨眨眼,耳朵尖泛起一点微红。
废话,本大爷本来就是雷狮,就是Ray!
“喵!”
安迷修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高兴地一把将小黑猫抱起来,闭上眼,放在嘴边,轻轻亲了一口。
突然“轰”的一声,从小黑猫身上冒出一股白烟。安迷修觉得自己身上突然变重,意识到自己家小黑猫真的是个人。
完了,这猫真成精了……
白烟逐渐散去,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哭一阵,就被眼前放大的一张俊脸吓得个半死。
雷狮正骑在他身上,叉着手,咬着自己的嘴唇,脸上有可疑的红色。
“喂!傻逼骑士,正式介绍一下,本大爷,雷狮。”
雷狮顿了一下,语气有些放软,
“是你的猫。”




*解释一下,根号三≈1.7321  “我其实爱你”
放在安雷身上真的甜到炸!(果然安雷双向暗恋最好嗑了hiahia)
房子是个伏笔,看心情写后续。
不开车,开不起,肾疼肝也疼。
看我居然更新了还不快一点夸我! @超高校级的怂王 每次更新都要艾特我你都不想想我这只鸽子的心情嘤嘤嘤。小孩子你催稿子一点都不可爱了

光棍节被班里男孩子的狗粮撒到怎么办?挺急的,在线等!

     *副标题:我决定了为了嗑班里男孩子的糖也要好好学习!
     *记我们班两个甜到炸的男(划重点)孩子!
     *小短篇+小甜饼,是真真正正的小甜饼啊!(想象一下在现实生活中被两个男孩子撒狗粮,这感觉,md真香……)
     *伪高冷伪正经美人攻×皮上天怂到家傲娇受 
     *站着2cm身高差,坐着10cm身高差(这个高度真好——)

正文↓↓↓↓↓

     我跑进教室,气喘吁吁地瘫在桌子上,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自己睡过头却没有迟到这一奇迹,就被后面突然凑过来的沈灼吓个半死,“诶!阎子小可爱我给你说啊……”
     我连忙打断她,“等……等一下,你让我先喘口气,我快累死了。”
     结果平时沈灼这么一个温柔可人善解人意的妹子,今天却不干,硬隔着她面前如山的书,揪我的衣服,一边摇一边撒娇:“诶呀不行不行!一会他们俩来了我就不敢说了!”
     好吧,估计是她后面的那对同桌。
     一般像我们这种腐女,只敢嗑嗑动漫里的CP,现实中的真少见。当然,我和沈灼能够遇见这一对可谓是天神眷顾了。
     虽说嘴上嚷着“我不听我不听”,但我的身体还是诚实地转了过来。毕竟我平时离他们够远,每天只有听沈灼讲这么一个消息来源。
     我冲沈灼眨眨眼,“不会……又是上课的时候吴心泽对程泽宇宠溺地笑吧?”
     沈灼好像觉得自己这次的消息足够“劲爆”,只高深莫测地摇摇头,“不——对。”末了冲我挑挑眉,“阎子小可爱,我觉得你知道今天放学都猜不出来。”
     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我猛地窜到沈灼身边,瞪着她,阴惨惨地威胁到,“哇,你这个人,再叫我小可爱试试!”
     “咳咳……还是先来说说心泽和泽宇吧!”沈灼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。
     我看了看表,估摸时间,觉得他俩快来了,也就勉勉强强安静下来。毕竟当着本人和沈灼讨论究竟在床上谁上谁下这个问题,还是很羞耻的。
     “那是一个晴空万里,万里无云的,周围缥缈着粉红泡泡的,额……语文课。”见我默默地转身,沈灼无辜地看着我,“好啦好啦!就是,语文课讨论的时候,我和我同桌以及他们俩是一个小组。然后吴心泽突然问我,是我的那个‘他’帅气,还是他同桌程泽宇帅气。”
     听到她一本正经地学用地理老师的口音,把“他”这个音从一声拐到三声,不由自主地笑了笑,接着就来了兴趣,有些好奇故事的后续。
     “然后,我当然是说我的那个’他‘帅气啦,可是吴心泽不同意,就说是程泽宇帅气些。”
     “不会这就完了吧?”
     “当然不是,高潮在后面。本来一直埋头写字的程泽宇突然抬起头,冲他同桌笑了一下,哇!那个眼神宠溺的,我觉得我看着他俩的互动都要被拉入腐坑了!接着又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,又转回去看他同桌。吴心泽老神在在地记讨论的结果,然后程泽宇冒出一句,‘那当然咯,情人眼里出西施嘛!’”
     听到这里,我顿时眼冒精光,脑海里只有一句在回放:
    
     那当然咯,情人眼里出西施嘛!
     当然咯,情人眼里出西施嘛!
     情人眼里出西施嘛!
……

     哇,我的老天。今天还是光棍节呢……就这样撒糖。我表示我接受不了了,趴在桌子上像个神经病一样只一直hiahia。
     沈灼同情地看看我,拍拍我的肩,“我当时也是崩溃的。但这还没完。”
     “吴心泽听了这句话,转头瞟了程泽宇一眼,嗯了一声,来了句,‘是的。’然后讨论全程几乎都在低着头笑。”
     “哦我的上帝,把他俩赶紧揣进民政局吧!”我兴奋地手舞足蹈。
     结果还没喊几声,沈灼就有些慌乱地制止我,用下巴点了点她的后桌——程泽宇已经来了,正抬头想我这里看。我觉得他大概是好奇我为什么早上上学还这么兴奋。
     我冲沈灼眨眨眼表示了解,然后快速转回去。在一旁听了半天的我的同桌,冷漠地瞅瞅我,问到,“你们把我家小胡子(我同桌对吴某某的爱称)干什么了?”
     突然想起来吴心泽是我同桌的“竹马”,结果我还在人家“正室”面前嗑和别人的CP……
     哦,同桌我错了我下次还敢。

后续:
泽:我怎么老看到我前面那两个凑一起讨论,还隐隐约约听到了我的名字?
宇:呵,女人。(内心:干得好)
泽:嗯,也对……你XX作业写了没?
宇:……没,我忘了。
泽:(翻着白眼把作业递给他)最后一次,没有下次了!(又对自己发脾气)我干嘛要借你作业,真是的!
宇:(内心:这两句话你上上个星期就这么说过了)
我和沈灼内心:因为爱情!

阎子有话说:原谅我在光棍节过了这么多天才发……大概会有下一篇……应该是写我同桌和他家小胡子不可不说的那些事。反正……更新什么的随缘吧,反正我的坑已经很多,(自暴自弃)无所谓啦嘎嘎嘎!

【在违法(拖更)的边缘大鹏展翅.jpg】

最后,看我顶着绳命更新还不夸我! @超高校级的怂王

【安雷】谁为猎人,谁为猎物(ABO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小学生文笔,慎入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是安雷真的不是雷安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这里一个正经安吹(是真安吹不是安黑!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极度ooc,bug众多,欢迎捉虫

     一股清甜的信息素弥漫在雷狮的身边。在离他不远处,被画满了涂鸦的墙上,倚着一个有着薄荷色眼眸的男人。
     男人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,好看的像中世纪时期的雕像。不过现在,雕像在微微喘息着,颤抖地歪着头,露出曲线优美的脖子,以及脖子上面的腺体。英气的眉毛撇在一起。他不住地掐着自己的胳膊,试图强迫自己克制住,可肩上的书包却还是讽刺地向下滑着。
   
      呵,安迷修。还是发情了的安迷修。
    
     雷狮挑了挑眉毛,眼里闪过兴奋的光,嘴角也勾起一个嚣张的弧度,像狮子突然发现了猎物一样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 事情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。
     安迷修是个老好人,一个洁身自好的Omega,这是毋庸置疑的,而且是整个学校不论那个年级的同学都同意的。
     可是最近莫名其妙老有人冲进安迷修的班级,揪着他的衣服,再撂下一堆挑衅的话。大体是叫安迷修安分点儿,别惹什么不该惹的事上身。
     安迷修对于这些人,持爱理不理,权当空气的态度,自己就压根没当回事。倒是一些被安迷修帮助过的小Omega学弟学妹们,偷偷记下这些人的长相和无意间透露的学校名,然后匿名报给教导主任处理。
     当然, 这些安迷修是不知道。
     不过有一句老话说的好,叫做“人算不如天算”。
     这不,今天在学校值日,耽搁了些许时间,太阳已经西移许多了。对于安迷修平时回家的时间来说,可以算是很晚了。虽然安迷修的母亲已不在人世,但安迷修坚持母亲的灵魂还在保佑着他,仍在回家后给母亲问候。当然,好孩子安迷修可不会想让母亲担心。
     于是安迷修就想要抄近道回家,结果被不知道哪波人扔的一瓶装满 Alpha信息素的罐子砸了个满怀,才有了现在这一幕。不过好在,他们大概都是一群Bate,只是有不知道从哪弄得Alpha信息素浓缩瓶,用来让安迷修出丑罢了,对安迷修半点兴趣都没有,所以安迷修也算是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 可是现在恐怕要再入狮口了。
     天边慢慢被落日染上暧昧的粉色,微风吹动着安迷修的刘海,也带着从他后颈处散发出来的信息素飘向雷狮。雷狮并不急着上前,还饶有兴趣的在墙拐角处扯着他的头巾玩。毕竟,狮子总是很享受猎物挣扎的过程。
    
     看样子,安迷修还没发现我。
    
     雷狮恶劣地想,觉得自己不往安迷修身上浇点油,那还真是妄对自己一贯的作风,也白瞎了安迷修的信息素。
     戏谑的光芒在雷狮眼里跳跃,他不动声色地放出自己的信息素,与空气中安迷修的栀子花茶味纠缠在一起。眼尖的雷狮看见安迷修的下颚瞬间紧绷起来,连喘息声也急促了几分。
   
      这就对了嘛,安迷修。
    
     雷狮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虎牙,踱着步子向安迷修走去,似乎一点都不怕安迷修知道给他火上浇油的人是自己。
     安迷修蹲下,蜷起身子,快要控制不住发软的双腿。碧绿的眼睛却盯着来人,像是马上要喷出火一样。
     “雷狮,又是你。难道看我出丑很好玩吗?”安迷修眼里暗划过鄙夷的光。
     雷狮敏捷地捕捉到这堪堪略过的一缕光。暗道,这人大概是把我当成指使那些乱扔信息素瓶子的人了。
     果不其然,安迷修咬牙切齿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雷狮,你就这么讨厌我,想看我发情吗?”说完,安迷修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一点都不符合他气质的笑。他冷笑着,嘲讽自己道,“呵,我安迷修还真是不招人待见啊。”
     雷狮像听见什么笑话一样,瞬间爆发出一阵大笑,“哈哈哈,安迷修,你不招待见?这还真是我听见最好笑的事了!”雷狮扶着笑疼的肚子,好不容易站直身子,又道,“万人迷安迷修,那些小Omega们,可是很喜欢你的,要不是你也是个Omega,我估计你早就被他们拐上床了。”
     安迷修的脸因着雷狮的话变得通红,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。
     他反驳道,“雷狮你闭嘴!讽刺我就算了,别扯上其他无辜的同学。”
     雷狮抱着臂,向安迷修又逼近几分,“安迷修,你家在哪。”
     安迷修愣了一下,警惕地看着雷狮,“你要干什么!”
     一个坏笑出现在雷狮脸上,雷狮挑着眼尾,仰着头俯视安迷修,带着些戏谑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视安迷修,“哦,安迷修,怎么,怕我趁人之危吗?”
     “难道你不是吗?!”
     “那你现在有比回家更好的选择吗,嗯?安,迷,修。”
     雷狮看着安迷修咬紧后槽牙,从牙缝挤出来一个他意料之中的回答。
     “好。”

*大概这会是我这个月最后的更新啦hiahia,不是长篇(开不起开不起),估计是小甜饼(车)。然后催一下亲友的更 @超高校级的怂王 ,我要咕咕咕啦(不过应该没人会希望我回来嘎)。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11)

       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   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 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 杰克沉默地坐着,其实谁也不知道这货心里快笑成疯子了。
     哦老天,我的小奈布是珍宝~hiahia~我的小奈布真可爱~
     杰克内心仰天大笑着,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,但看在奈布眼里,却是杰克不愿意帮他,所以很为难的表现。
     随着时间的流逝,奈布眼里希冀的光慢慢暗了。
     是啊,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一点一点,教自己做一个“人”呢?又耗时又费力,而且自己还不会是一个很好的学生。奈布失落地想着,毕竟自己也愿意教聪明的孩子,因为很有成就感啊!

——我又不能带给杰克成就感。

     奈布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放弃这个提议好了。朋友少就少吧,但都是好人不是吗?想到这里,奈布又腹诽着自己:等等!奈布·萨贝达你醒醒!那个大猪蹄子才不是什么好人啊喂!
     奈布摇了摇自己面前的酒瓶,确定没有了之后,才鼓足勇气,再次开口道,“杰克,我……”
     “小奈布~可以啊~”
     奈布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睛,张了张嘴,有些结结巴巴地重复着杰克的话,“可……可以?”
     “对啊。”坐在对面的男人才想起自己的清酒,听到奈布这么问,更有些诧异,难以自制地看着他,“诶,不可以吗?小奈布,难道你要反悔吗?”
     “啊!并不是!嗯……我就是没想到你会答应。”奈布经过大起大落,舒了一口气,总算是把心放回肚子里去了,连一直纠结杰克喊的“小奈布”这下都不管了。
     “那么,小奈布,该我提问了。”杰克皱起好看的眉毛,问到:“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学这个了?”还是找的我。杰克没好意思问出后半句。
     奈布在他对面笑了笑,透过杰克看向虚空,弯了弯嘴角,眼里突然爆发出向往的光,像淬满了星星的夜空一样闪耀。
     “我啊,想要有朋友,特别多特别多的朋友;想被人需要,看着其他人因为我而微笑;想活得自由,放肆的、不再小心翼翼地活着。也期待自己能够被接纳,期待……”

——期待能被爱着。

     最后一句奈布没有说出来。他不敢也不能说出来。但奈布就是近乎执拗的觉得,杰克一定可以知道他想的什么。
     奈布说完,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,于是便快速低下头,不由得有些懊悔刚刚的冲动。
     一片黑影突然笼罩着奈布,出乎奈布意料,一只手把奈布习惯性戴上的兜帽摘了下来,然后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     是杰克。奈布有些愣然。
     没有平时的剑拔弩张,也没有冷言冷语。奈布抬起头,只看见头顶的灯光从杰克的鬓隙间穿过,将他整个人染成璀璨的鎏金色。
     这个绅士抱了抱奈布,凑到他耳朵边,郑重并且虔诚地说:“我知道,我理解你,奈布。这不是你的错,恰恰相反,这才是你的难能可贵之处。”说到这儿,杰克无奈地笑了笑,“奈布·萨贝达,那可是我见过最坚强的,有着自己的骄傲的男人。”

咚——咚——

     是谁的心在跳动?
     奈布想了许多种可能,杰克会怎样看待他?是嗤笑嘲讽,是同情怜悯,亦或是不屑一顾?
     最后,杰克用一个拥抱给了他答案。杰克给了他理解,和无可厚非的包容。最重要的是,给予了他平等。
     这是奈布没有想到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题外话:
     我并不觉得奈布特别坚强(虽然他的确挺顽强的),因为奈布是普通人啊,他顶多只是不善交际罢了。但他也是活生生的人,有血有肉,有一颗跳动的鲜活的心脏,有自己的情感。他会哭,也会突然变得软弱,也会想要寻求帮助,内心也会摇摆不定。
     如同我们一样。既希望着自己承受一切苦难,又渴望着有人向自己伸出援手。这不就是生活吗?

小剧场②
杰克:所以我努力(你确定?)了这么久还不就是抱一抱就好了嘛!
奈布: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!我真是看错你了!(眼神示意作者)
作者:(收到奈布示意)那大猪蹄子你就继续努力好了,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奈布轻易跟你的~
奈布:……(喂!我不是这个意思啊)
杰克:作者大人你这样小奈布会不开心的~
作者:诶?那拖出去斩了?小奈布这下可以了吧?
奈布:额,还是算了吧……(总算发现这两个在坑我让我打消念头)
作者和杰克:(互相击掌)Yes,计划通!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10)

       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   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 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 杰克和奈布走进小隔间里时,老板也跟进来询问要什么酒。难得的,二人都纷纷沉默。
     老板见状,明白二人主要目的并不是喝酒唠嗑,便了然地退出去了,临走时还贴心地把小隔间的帘子放下来,又吩咐服务生除了待会上两瓶清酒以外,都不要打扰这个隔间里的人。
     小隔间里面一片沉默。杰克从没有这样面对过他的小奈布,不禁有些紧张。
     “额,杰克……”
     “奈布。”
     同时出声,二人皆是一愣。杰克抿抿嘴,抬手示意奈布先说。
     奈布吸了口气,估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才开口道:“杰克,我,奈布·萨贝达,是不是特别孤僻。并且很不善于交际,对吗。”看似是一个问句,但奈布却带上了肯定的口吻。
     杰克歪着脑袋想了想,说实话,奈布大概除了我和玛尔塔,还有里奥,还真没有什么朋友了。额,这里还要包括每次打完架之后帮忙处理伤口的慈(xiong)祥(can)的艾米丽小姐姐吧。这么说来,奈布交际圈就四个人,确实有点……那啥,孤单冷清。
     想到这儿,杰克张了张嘴,又觉得这样有些不妥,于是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于是,奈布整个人突然间跟泄了气的气球一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了下去。
     “那么,杰克。”奈布抬起头,近乎恳求地请求道:“杰克,你……挺受欢迎的,能不能,嗯……能不能教教我,怎样才能和大家好好相处。我不想再被我的学生们畏惧了。我能感觉到,他们其实都挺怕我的。哪怕我教的再好,再用心,再努力微笑,也还是无济于事。”
     奈布端起刚刚送进来的清酒,倒了一杯,一口干了后,才酝酿着继续说道:“我想帮助他们。杰克,这不仅是我的职业,也是一种能让我感到最深的欣慰和莫大的愉悦的方式。可是……可是我真的很难做到。”奈布又灌了一口酒,嘶哑地向他对面的男人求助:“帮帮我……杰克,帮帮我!”
     杰克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奈布。
     初中时,奈布被不良围堵,第二天带着伤报了散打班。在初中毕业后,把当初围他的那几个人送他的伤给揍了回去。
     高中时被同桌诬蔑偷东西,第二天就将好不容易从校长那里借来的录像甩在了他脸上。
     大学时有男生女生嘲笑奈布发育不良,就应该滚回小学再读几年,奈布在一个月后的大考中,用成绩和一等奖学金以及一根中指成功地让他们闭了嘴。
     那些时候,杰克知道,肆虐在奈布·萨贝达眼眸中的,只有倔强和坚毅。可现在,这个骄傲的男人,却为了像个正常人一样交际,沉默地哭了。
     一时间 ,两个人都各怀心思,小隔间里又陷入了无声的氛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小剧场①
杰克:我要谈恋爱!
奈布:滚蛋。
杰克:我要小奈布!
奈布:(翻白眼)这不是恋爱番。
杰克:我要开车!
作者:好!
奈布:(默默捂脸走开)我不认识你们……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9)

       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   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 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  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,杰克悄咪咪地溜到奈布班级的窗户底下,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。可是左看右看,杰克都觉得奈布没什么不一样的。
     除了走神了五次,对着他的学生笑了四次,拿错笔三次,自己把自己绊倒两次以外。
     奈布笑了!奈布对学生笑了!
     一大只杰·八岁·克表示自己不开心,并且是非常不开心,但是又碍于没有什么立场,于是只好窝在教室门口的墙角角,委屈巴巴地在地上画圈圈,活像一只被遗弃的大型犬,丝毫不顾自己平时的包袱和人设掉了一地。
     奈布上完课,“下课”的尾音还在空中盘旋着,刚一推开教室门,就被门口这一大坨人性蘑菇吓住了,猛的往后跳了一大截,这样的结果就是被教室门口的门槛绊倒了,整个人向后倒去。
     杰克愣愣地看着奈布向后倒,半晌才回过神来。但是已经晚了,杰克的手还伸在半空中,奈布就已经跌坐在地上。教室的学生还没走,见此情景,纷纷上前询问自己的老师有无大碍。
     奈布“嘶”了一声,拍了拍手,从地上站起来后便急忙招呼学生们回家,并且一遍遍承诺自己没什么事。
     见所有学生消失在电梯里,奈布转身看向还沉浸在自己过错的杰克,破天荒的没和杰克吵架,也没冲杰克比中指。
     难得看见这么安静的奈布,杰克虽然表示挺开心的,但终于还是察觉到了奈布的情绪不对劲。
     “杰克,陪我去隔壁喝一杯吧。”奈布走到离杰克还有一臂距离的地方便停下,直直地看着他,“我……有点事想和你说。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     杰克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炸得体无完肤,头顶上瞬间开满了小花花。
     可是奈布找我又不一定是……万一他是真的有事呢?我都还不知道小奈布是直的还是弯的啊!想到这儿的杰克犹如一盆冷水浇满了全身一样打了个寒战,一腔热情全被熄灭了。

     里奥当初给培训机构选址,本想营造一个好氛围而看上了这里,结果隔壁的书屋没两周就倒了,而且新开了家酒吧。里奥痛心疾首,直呼自己真是上辈子放火烧山,这辈子就倒大霉了。但这酒吧可算是便宜杰克和奈布了,两人没事时还会去喝几杯,虽然最后经常是喝高了,然后一个拍桌子一个踩椅子地在酒吧瞎折腾。弄到最后和酒吧老板混熟了,老板便每次腾一个小隔间给这俩,防止自己的小酒吧惨遭毒手。
     为此,老板没少和里奥抱怨,最后结果就是这两个人兮兮相惜,互相倒苦水。



咔咔咔总算把上周的补上了,这里再强推一下我的亲友 @超高校级的怂王 ⬅这是一只敲可爱的小孩子(是的我更这么快就是她的功劳)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8)

       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   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 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  杰克喜欢奈布,这事可谓是天知地知杰克知,唯有奈布不知晓。
    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的,杰克也不清楚。细数两人从初中斗到大学,吵嘴打架的次数数不胜数,为此闹到教导处都是家常便饭。可杰克却硬生生从中尝到了恋爱的滋味,想明白理清楚之后,杰克也就不在乎弯还是直了,决定接受了这个感情。
     奈布有个姐姐,比他俩大一级。姐姐是玛尔塔,不是亲的也不是表的,是认的。虽然说对杰克不是那么感冒,但是对自家弟弟奈布,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。
     后来得知大(大)众(猪)情(蹄)人(子)杰克不找女朋友是喜欢上了自家的小白菜,激动地差点去放鞭炮。这就不算什么了,关键是玛尔塔头一次给予了杰克很高的评价,“老天开眼,杰克你审美观念和三观总算是在日本岛沉没之前正了。”
     所以,顺其自然的,玛尔塔答应杰克会帮忙提供情报以及出谋划策,并且一直“潜伏”在奈布身边。

     杰克耐心的等待着电话接通,结果刚开口,一个“喂”还没说完,就遭到了轰炸。
     “杰克!你是不是又惹我家小白菜了!”玛尔塔气得直哆嗦,就等着杰克这兔崽子给自己打电话,结果说曹操曹操到。
     杰克在电话这边被吓了一大跳,“哪里有!我舍得惹他吗?诶等等,小奈布怎么了?”
     玛尔塔也有些疑惑,“可昨天我家小白菜一天都是低气压,抱着我的黑啤和朗姆酒喝了一下午。”
     杰克一听,立马就想挂电话,然后飞到奈布面前,以他为圆心360°旋转查看一圈,看有没有缺零件少弦。
     玛尔塔表示理解他的心情,但还是在杰克扔手机的前一秒喊住他,“杰克你等等啊!”
     “又怎么了,亲爱的玛尔塔大姐。”
     玛尔塔透着电话线都可以听出杰克极力隐藏的咬牙切齿的语气,和他“刺啦刺啦”的咬牙声。于是玛尔塔本着“反正杰克这大猪蹄子又看不见”的思想,在电话这头翻了十三个白眼后,才不急不慢的建议道:“你不要老和奈布吵架,静静地陪着他,恰到好处的给予他帮助,这就叫‘潜移默化’。”
     总算给了点正常的建议。杰克气鼓鼓地想。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7)

    *沙雕文笔   
    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  
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 奈布望着自己伸出的两个指头,真心想用脑袋砸墙,然后穿越回去重来一把。杰·人生赢家·克炫耀地打了个响指,然后看向在角落缩着的小姑娘,诧异地挑了挑眉,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     奈布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瞬间明白这小姑娘是想错了,以为自己要和杰克动手,便立马放下铅笔,急忙解释道:“我和杰克没有打架的意思,毕竟我可是文明人,君子动口不动手。”
      “所以,小奈布,这就是你上次输了后咬我的理由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你闭嘴!”
     杰克不耐烦地哼哼几声表示自己知道了,然后在奈布的身后又挑衅地比了比中指。 这么一闹腾,时间就过去大半,奈布撸起袖子看了看表,发现自己的课的时间快到了,已经陆陆续续有学生从电梯出来。也幸亏三个人手脚麻利,迅速清理了战场,才没有让来的同学看出什么。
     奈布带着上自己课的小姑娘走向教室,路过杰克时理所当然地翻了个白眼,丝毫不理会人家小姑娘在他们的战场中央已经快崩溃了。
      “砰”
     一道比往常要大一些的关门声响起。杰克看着因奈布赌气而被虐待的门,有些垂头丧气。
      明明自己是想示好,可为什么几乎每次都弄成这样。想刷个存在感怎么这么难啊!
     杰克烦躁得很,连一贯坚持的绅士风度都不要了,粗鲁的拨弄自己的头发,像是誓要把它打造成“最美鸡窝”,最好拿个奖回来一样,肉眼可见的怨气在他身上浮现。
      再一次揉了一把头发,杰克跺了跺脚,好像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,连忙跑去自己的办公室翻出手机,犹豫了一下,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。


@超高校级的怂王 我更新了!看我多乖!

【杰佣】奈五岁和杰八岁的沙雕(划掉)日常(6)

    *沙雕文笔
    *杰佣 杰佣 不接受杰园(海星,不怎么吃)
    *私设众多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
     今天是假期的第十六天,昨天刚下过小雨,但今天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炽热。我蔫啦吧唧地坐在树荫下的椅子。
     对亏我亲爱的老妈,将我的上课时间两点硬生生记成了十二点。然后任性地把我拉来,却在得知真相时溜之大吉。
     我坐在椅子上,揪着不知名的小野花,打算算一卦,花瓣是单数我就自己回家,是双数就直接上楼等着。
     最后一片落在我脚下,答案显而易见。
     我兀自叹了口气,向大厦电梯走去。看着鲜红的数字慢慢变到我想要到的楼层,电梯门逐渐打开,我刚迈出一只脚,一只铅笔就向电梯飞来。
我猛地蹲下,躲过了一劫,却没想到铅笔后面还有一把尺子。
     “啪叽”,尺子正中我的额头。接着迎面就跑来两个人,其中一个是熟人,我的老师。另一个男人和他一般年纪,却比我的老师高了一大截。
     “奈布.萨贝达,你看你干的好事,人家还是个小姑娘!”
     “你也不看看是谁扔的东西造成的!”我的老师吼道。
     另外的那个男人气愤地眨了眨眼,但还是不情不愿的暂时认同了这个说法,走过来把我扶起来,还不断嘟囔着,“哦,老天,萨贝达那个没有绅士风度的男人,我是怎么认识他的……”
     我纠结了一下,还是决定为我的老师辩护一下,“萨贝达老师还是很不错的一个人。”听到我这么说,我的老师得意地扬扬眉,幸灾乐祸的对我面前的男人道:“杰克,你的皮相不管用了吧,我就说不是所有女生都会喜欢你。”
     被唤杰克的男人又捡起刚刚飞过来的尺子,朝着墙边的角落冲我抬了抬下巴,意思是让我先去躲躲,然后认真地看着我的老师并举起尺子。
     “一局定胜负怎么样,小奈布~”
     “首先我同意这个决定,但是你把称呼给我换了,伪绅士!”
     两个人中间弥漫出火药味,时不时还冒出火花,不甘示弱的相互碰撞着。我有点心虚,刚想劝劝二人,就瞥见他们互相冲向对方。我用手捂住眼睛,但是耳朵却捂不住啊。
     本以为会听见令人牙酸的摩擦声,结果却听见两人默契地大喊,“石头剪刀布!”